• 内蒙古自治区妇联主席胡达古拉做客人民网_大而话之2017
  • 缩规模减场次还得站着就餐,日本要简化新天皇即位仪式_大栅栏有什么好玩的
  • 日本9月核心机械订货创历史最大环比跌幅_st31000528AS
  • [网连中国]全国多地遭暴雨袭击 北京连发6次预警_深圳徒步网
  • 美电信运营商:排队买一加6T的人超出新款iPhone_雷厚义
  • 出海记|小米海外销售额占比突破四成 第三季扭亏赚25亿}_航海王启航攻略
  • 整治涉黄直播平台要打持久战也要有紧迫感_入木三分造句
  • 自由式滑雪世界巡回赛首次落地亚洲 长野白马村吃到第一杯羹_部落怎么去铁炉堡
  • 罗清泉辞去重庆市永川区区长职务_菊花的功效与作用
  • 中招“套路贷” 如何挽回被骗的损失 _辞旧迎新的句子
  • 中国酒业协会到汇川区珍酒厂开展酿酒产业调研_海淀区房屋管理局
  • 人大常委会非驻会委员集体"充电" 提升履职能力_卓依林
  • 福建发布一批人事任免 省海洋与渔业局领导成员配备名单公布_小提琴有几根弦
  • 无锡惠山绿地世纪城小区内一男子疑高楼坠亡_ipad如何上网
  • 连通江河湖海 淮安市淮安区构建交通节点城市_昨日今夜
  • 殷伟豪
    独立音乐人、媒体人

    我是独立音乐人殷伟豪,关于独立音乐人的现实困境,问我吧!

    没有与任何唱片公司签约,自己创作、自己录歌、自己宣传,希望用音乐获得世界认可,却必须接受作品被更多人听到都很难的现实。所谓“独立音乐人”,大约绝大部分都在为赵雷的出圈抹泪,转头看看自己,不得不为维持这个标签用另一份工作养活自己。什么时候,“独立音乐人”从职业变成了一个附加称谓、一种态度?
    我是殷伟豪,大学毕业至今一直混迹于北京的独立音乐人圈内,写着无法发表的歌,做一些观众很少的Live Show。国内大众对于音乐付费的低意愿和对于版权的低认知,使绝大多数独立音乐人几乎赚不到一分钱。而那些占领市场高地的歌曲,又有多少有灵魂、有音乐性?
    在这里,我想与大家分享作为独立音乐人的现实苦乐,若你对流行音乐有想法有见地,也欢迎与我聊聊。
    文艺 2019-05-15 进行中...
    新颖、大胆、专业、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,开始提问吧!
    24个回复 共25个提问,

    热门

    最新

   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

    小兔兔19小时前

    请问您,独立音乐人如何面对资本的力量呢?

    热新闻

    澎湃新闻APP下载

    客户端下载

    热话题

    热评论

    热回答

   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
    恒兴烧坊 | 恒兴酒厂 | 助孕 | 广州代孕 |